有态度的新闻门户

加油!“00后”明天就要高考了!除了网友祝福,

2018-06-06 20:40栏目:南京
TAG:

  十年饮冰,难凉热血!
 
  奋战三年,扬眉六月!
 
  就要跟生命里的高中时代挥手作别。作别这段鲜衣怒马、芳华绽放、无问西东的时光。在今天这个特殊的日子里,不少人都被山西省运城市委原副书记安永全的一篇自述刷屏了。
 
  安永全没有上过高中,原是一名公司搬运工,经过刻苦努力的学习,两次高考后考入山西师范学院中文系学习,毕业后当过记者,退休前任运城市政协主席。安永全说,生活不相信眼泪,自己正是通过高考改变了命运。
 
  高考回忆:
 
  不就是三十几本书?
 
  不就是两千多道题吗?
 
  为了加深记忆,不仅要把记住、背会,而且要能基本写出来,历史课要做到,把课本书放在一边,拿两本稿纸把一个世纪一个世纪、一个朝代一个朝代的重大事情,重大人物,重要时间,统统写出,要做到一个标点符号都不差地写出来,写不下去就查书,再写时就容易记住了。
 
  为了锻炼思维敏捷和临场应变能力,我将各门课的试题,分别写在纸条上,卷成纸捻子,大题是长捻子,小题是短捻子,放在五个小盒子里,每次先摆好闹钟,抽出五道大题,二十道小题,在两个小时做完,而后对照课本阅卷打分。
 
  为了把作文的时间合理化,就自己出了各种体裁和类别的五十道作文题,随时抽出一道练习在50分钟内完成,各种试题都如此反复练习。
 
  我觉得我尽了最大的努力,想尽了能想出的办法,做到了扎扎实实,步步为营,我实在不敢拿我的未来去赌博,去侥幸。
 
  一九六四年,八月二十五号,这是我毕生难忘的一天。中午,我正在给家门口附近的商店卸货,忽见邮递员拿着一封信,打听我的名字。那以前,我和外界从没有信件联系,突发的预感使我飞跑过去,接过信,我手颤抖了,好久都不敢去拆,我简直没有勇气去聆听命运对我控制,当我终于咬着牙打开它时,一张高等院校录取通知书出现在我的眼前:安永全同学,你被录取为山西师范学院中文系学生,请于九月十日前来报到。师院就师院嘛,高兴得简直要疯狂,竟像范进中举一样,在大街上高喊:我考上了,我考上了,我考上了!
 
  我终于站在一个新的地平线上。
 
  虽然,我不知道以后将要走向什么地方。
 
  重新回望高考,安永全对那时的很多细节都印象深刻。时间磨砺了他的意志,埋头为目标努力的感觉,纯粹又美好。其实,对明天就要参加高考的学生和家长而言,除了坚持到最后一刻之外,仍不免紧张,面对孩子的升学择校,当年那些为人父母的名人大家是如何对待的呢?
 
 
  成绩不是唯一的评价标准,孩子,无论你考多少分,父母对你的爱永远不会变。
 
  老舍小女儿舒立上中学时,有天回到家突然大哭。老舍连忙轻声细语地问:“咦,你怎么了?”
 
  “爸爸,我数学只考了60分”,女儿噘着嘴抽泣说。“60分?60分也很高嘛!你比爸爸好嘛,我小时候的数学还不及格呢!”
 
  “真的吗?我可不信!再说,要是我老考60分的话,将来考不上大学怎么办?”
 
  “考不上大学,你就待在家中好了,我来教你英文。”老舍乐呵呵地说。
 
 
老舍与妻女的合影
 
 
  梁启超希望次女梁思庄学生物,出于对父亲的尊重,她也选择了生物。但当得知女儿对生物兴趣不大时,他急忙写信:“听见你二哥说你不大喜欢学生物学,既已如此,为什么不早同我说?凡学问最好是因自己性之所近,往往事半功倍……不必泥定爹爹的话。”
 
  梁启超十分鼓励孩子发展兴趣,对孩子说:“趣味转过新方面,便觉得像换个新生命,如朝旭升天,如新荷出水。我虽不愿你们学我那泛滥无归的短处,但最少也想你们参采我那烂漫向荣的长处。”
 
 
1910年,梁启超抱着2岁的思庄和3岁的思忠
 
  高考是人生的味道,寒窗苦涩,最终总会有属于你的一份甜。就像交汇点新闻客户端“我为你加油”栏目的网友留言那样:
 
  我在考完的一瞬间就飞也似的从那些考点记忆的身边逃走了。要是早点告诉我,以后教娃用得上,它们的寿命或许能长点吧。——哦呵呵崔
 
  由于大学没好好学习,导致高中的知识都还奇迹般记得。——zero cloud sheep
 
  出了高考考场,问我作文题目?什么作文题目?我写了什么作文,完全一脸问号。——glow?
 
  记得的是高考前一百天的呐喊:“你们是我教过最差的一届学生”“衬衫的价格是九磅十五便士“;喜欢的人就在一个屋檐下,说话的时候心跳也不必刻意加速。——吴晓俊
 
  我的高三,是每天从早上五点到晚上九点的语数外物化生的循环,是每天写完的两根笔芯(那时候笔芯还只是笔芯),是每次月考的排名榜,是走进高考考场时的手心冒汗,是高考后拿到答案时的沉重,是查分数时长舒的那口气……——Frank
 
  高考前的动员大会,我们班主任傻傻地乐呵呵地告诉我们办公室的花开了,一定是好兆头,还扛着那盆花在班里绕了一圈给每个人看看。——晨雾
 
  我妈平时特别爱唠叨,高考前班主任给家长开会说,孩子高考那两天,家里人要‘尽量保持沉默,每门考完别多问,不要影响考生情绪’。于是高考那两日是我至今见过老妈最安静的时候,爸爸每次刚想开口讲些什么,我妈立马眨巴着眼睛向他使出提醒的小眼色。现在回忆起来,觉得老妈挺可爱的。——CICI MA
 
  祝广大考生们可以坦然面对,发挥出自己的水平!
 
  加油!